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指间沙

来了,就请喝杯茶。

 
 
 

日志

 
 

张家川花儿  

2008-11-30 09:2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石头磨子空吼哩!
红麦子搭不到斗哩!
尕妹子走上疯吼哩
逮不到光棍的手里。
哎!十八岁的姑娘门上站,哎,好像朵朵绽开的牡丹。
哎1糯米粽子包着蜜,哎,哥心里就剩就剩下一个你。

 

解说:张家川是甘肃东南部属于天水市管辖的一个回族自治县。在张家川30万人口中,回族占了大约70%。自明清甚至更早时期就留居在六盘山以南,关山以西偏远山区的这些穆斯林或农活牧、或工或商。千百年来,他们就在清真寺的诵经声中,过着自己艰苦而又充实的生活。也是在这块土地上,一种被回族群众叫做花儿的民歌,几乎是与虔诚的尊教信仰一起,走进了他们简朴而纯真的生活。

 

解说:七月初的张家川正是麦收的时节,今年的这个时节由于将近一周的连阴雨,张家川许多没有来得及收割的麦子逐渐失去了亮色。所以天刚一放晴,45岁的马俊发就像周围许多人一样开始抢收自家的麦子。在张家川,人们一般把唱花儿叫做漫花儿。马俊发是恭门镇出了名的花儿歌手,他一边和自己的媳妇割麦子,一边也就放开了自己的歌喉。

 

解说:在马俊发开始漫花儿的时候,他刚刚结婚的小儿子借故离开了。像我国的许多民歌一样,张家川花儿中占比例最大的还是情歌,也就是当地人所说的酸曲 。所以,他们漫花儿一般都在没有人的地方。马俊发告诉我们,花儿一般不在晚辈面前漫,不在村子里漫,否则就要被人家笑话了。

 

解说:51岁的肖是张川县的另一位漫花能手。他的家在木河乡一个叫高山村的地方。肖是一位普通老师,像中国许多乡村教师一样,他一边教书,一边种地,过着自己忙碌而又简朴的日子。但是随着我国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肖老师的名声一下子在张川变得大了起来。

 

解说:和马俊发不一样的是,肖不光能漫花儿,而且也对自己所能收集到的花儿进行了整理。据肖老师自己统计,在这个本子上他一共记录了45首张川花儿的唱词。这些唱词除一小部分是他自己创作之外,多数都来自自己的长辈。现在,他的这个手抄本已经成了张川花儿不可多得的范本。但是即使这样,他仍然在为张川花儿的传承所担忧,因为高山村一个偌大的村子里,现在能唱花儿的也只有他一个人了。

 

大力架牙壑里过来了,
撒拉的艳姑吓见了;
  撒拉的艳姑是好艳姑,
姑的脚大者坏了;
脚大手大你要弹嫌,
     走两步大路是干散。

 

解说:现在的张家川曾是秦王朝的发祥地之一。有历史学家考证,“秦”作为封地被周王室赏赐给亲人的先祖非子的时候,是指一块生产糜子的地方,这块地方就在现在的张家川一带。最近几年秦亭遗址以及桃源村战国墓葬的发掘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汉唐以后,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地处陇关道要冲、别名阿阳的张家川成了来往客商补给歇脚的重要关口。宋元时期,各地商贾,包括波斯,阿拉伯人在经商,多有留居不归者,冠汉姓,娶汉女,成家落户,成为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从这时起伊斯兰教传入张家川。明清时期不断有各地的回族迁入张家川定居,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各种文化流派不断融合,变化,回族“花儿”与当地的汉族小曲经过不断演变,逐步形成了独特的张家川花儿流派。

 

解说:张川花儿多用比兴的手法,抒发自己的某种感情。除少数用于纪事、说理之外,多数都是有关男女爱情的段子。依据所处位置和特点通常被分为中西东三种流派,西片以龙山一带为代表,其特点是受宁夏花儿影响较大,中片以木河为代表,是一般意义上比较正宗的张川花儿;东片则以恭门镇为代表,较多地吸收了地方小曲以及陕北民歌的一些东西。

 

解说:花儿是回族群众在长期的劳动,生活中自己创作,自己演唱的一种民间曲艺;是生活在张家川这一地带的回族人民独特的反映这一地区群体历史渊源,生活方式,生活习俗,宗教信仰及其所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文化表现形式,表现出了这一地区回族人民热爱生活,勤劳勇敢,团结奋进的精神风貌,是这一地区民族个性特征与独特精神的主要表征,也是表现民族情感和理想的主要载体。现在,那些演唱花儿的老艺人的大多已去世,活着的也年事已高,难以演唱。现在能演唱的除了极少数专业人员根据记载的曲谱演唱外,原生态演唱者极少。

 

解说:这里有过秦人的崛起,有过三国时的鏖战,但这里更是一份纯净、是一部心灵史。无论是西部深厚的黄土,还是东部广阔的草场,张家川就这样在秦陇大地的偏远一角保持着宗教的虔诚,也漫延这花儿的浪漫。这是二月和煦的阳光,是三月油菜花的芬芳,是六月麦浪的激跃,是八月里果实的飘香。这是行商背囊里的孤独,是庄户人家无法诉说的愁怨,也是花儿与少年之间无法压抑的思念与爱恋。

 

 出了大门松树上看,
 鹞子盘窝着哩;
     回过身子寺门上看,
主麻念经着哩。
      马尾巴挽了个葫芦口,
   葫芦里要装个啥哩?
  人人都说我俩有,
众人们看,
   杜斯曼他做个啥哩?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