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指间沙

来了,就请喝杯茶。

 
 
 

日志

 
 

村边,那片青冈林  

2007-10-12 16:07: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村子叫青林村,在天水市秦安和甘谷两县的交界之处,这里是典型的渭北干旱山区。先前有朋友曾怀疑地问我,就你们那鸟不下蛋的地方,能有什么林子?给村子起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名字,想必也就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吧!我说,你先别急着下结论。有没有林子,你去看看不就清楚了。

 

 要说我们村边的这片林子,那来历真是要多久有多久。别说是咱爷爷的爷爷,就是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也没有这片林子早。据一些老年人讲,民国初年,这片茂密的森林里还生活着一对梅花鹿。兰州大学生物系的冯绳武教授在对这片八十多亩的林子详细考察之后说,就现在长着的这些老树,树龄多数都在二三百年。冯绳武教授还说,重要的是,这是渭北干旱山区现在唯一的一片原始次生林。那时我才明白,我那些朋友为什么说青林村的名字多半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其实,青林村旁边的这片林子真的是以青冈树为主。在这片林子里,光是两三个人才能抱住的大树就有一百来棵。

 

50多岁的李金录是我们青林村的兼职护林员。虽说一年只有200块钱的报酬,可隔三差五,他都要到林子里走走。时间一长,这林子哪里开了花、哪里结了果他就都一清二楚,更别说里面这一百多棵老树了。对他来说,这些老树简直就像自己的手指头,闭着眼睛也能给你数过来。据说,他还给这些老树起了名字,自己有了心事就张三李四地和这些老树说上大半天。李金录常跟人说,别看这些树不说话,其实他们都是有灵性的。

 

我们村边的这片林子里先前有一种鸟,它的叫声和狗的叫声很是相似,当地人就叫他天狗鸟。夏天的夜晚,极为罕见的天狗鸟就会在林间狂吠,“汪汪”声数里之外可闻。小时候,我们常到林子里去玩。春天采把野花,秋天拾些坚果,可是一旦有谁爬到树上去掏鸟,他十有八九要被大人狠揍一顿。就像李景森常说这些老树有灵性一样,我们村所有的大人几乎都相信,这片林子的木头砍不得,砍了就会遭报应。就是林子里的野物,也不能随便惊扰。你要是不相信,他们立马会举例子说谁家的孩子就是爬到树上掏鸟的时候摔断了腿;谁家的先人今天砍了一棵树,明天就失了一场火。那时候我们总以为大人们太迷信,可故事说的这样有鼻子有眼,我们就是不信,也不敢轻易去犯忌了。

 

关于林子的神秘之处,青林村还有一种说法,说就因为有了这片林子,所以青林村的雨总比周边的地方下得多,青林的庄稼也常比周边其他地方长得好。因为没有准确的统计,这样的说法是不是科学终究是不得而知。但是年龄稍大一些的人都承认,这片林子对于青林村来说,的确是有恩的。远的不说,就是从1959年到1961年的三年困难时期,这片林子里的野菜野果就在青黄不接的时候救了不少人的命。

 

在渭北干旱山区连绵的群山中,我们村边的这片原始次生林就像一块被遗落的翡翠,于四野的凄厉苍凉中显露着她特有的温润。先前许多时候,我都在暗自庆幸的同时思量着同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片林子的遗世独立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秘密。直到有一天我给自己的孩子讲起关于这片林子的神话时,我才猛然醒悟:原来正是人们这种看似迷信的对自然最朴素的敬畏,才使这片林子得以保存到了现在,也才使人与自然之间有了真正的和谐。

 

现在的青林村虽然有了电视,有了电脑,虽然在村学的课堂上老师毫不怀疑地给孩子们讲解着辩证唯物主义的哲学观点,但是就像当年老人们口口相传着那些神怪传说一样,先前的许多无神论者现在也正在把这样的传说留给他们的孩子。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我们的孩子其实就像是林子里的这些幼苗,而这些幼苗也就像是我们的孩子。他们都是在一种幸运而又宽松的环境中,舒展着自己生命的枝条,娓娓诉说着人与自然相互依存、和谐共处的美好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