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指间沙

来了,就请喝杯茶。

 
 
 

日志

 
 

那一夜  

2007-07-23 08:0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五,孩子他娘出去旅行,目标冶力关。临别之际,我们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儿子还拎着包将他娘送到了大门口。
但是在他娘拐过弯以后,我们爷儿俩会心的一笑,然后双击掌,兴奋的喊出一声“耶”。
自此之后,我们放肆的打球,看电影,儿子说要去看爷爷,那我们就去乡下看爷爷。至于吃饭,我们想吃什么就吃什
么,我们想在啥时候吃就在啥时候吃。总之是一副逃出牢笼的感觉,49年的感觉。可不知是哪位圣人说过,人狂必有
事,狗狂挨砖头。就在周六晚上九点多钟吃过烧烤喝过啤酒之后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一摸屁股,坏了,钥匙不在了。
问儿子,他也摇摇头。起初我们还以为是各自开玩笑,后来一看不像,只好接受了被拒之门外的残酷现实。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我在自己的家门口突然就有了这种感觉。
儿子不一样,惊愕之后他似乎找到了新的刺激,连着问那怎么办那怎么办。好像当晚我们就要流落街头了。
第一种方案,我和儿子商量着说,给你的腰上绑一根绳子,然后从楼上坠下去,你再从窗子爬进家里,再取钥匙开门。
我还补充说,小偷叔叔以前就是这样进入我们家的。儿子憨憨地笑了笑说,不是我不敢下去,我主要是怕你提不住。
晕,难道说我这160斤提不住你80斤,你这80斤就能拽住我这160斤,算了算了。
第二种方案,儿子提出来的,我们去住在别人家。他还说,你以前不是喜欢打牌吗,你们再玩它一个通宵,我就在旁
边给你们到水。我说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现在多数人都已经金盆洗手了,不妥。再数其他人,也总觉得不合适,因
为我们毕竟是两个人,打地铺吧,谁心里过意得去,挤床上吧,都是半大不小的孩子,谁跟谁挤。
第三种方案是受第二种方案的启发,我说反正你娘明天就回来了,我们现在与其挤在别人家,还不如在宾馆登记一间房
子。儿子一听乐了,说老爸就是老爸,看着一团乱麻,你这一刀下去就全给斩断了。我当时暗自得意,但到宾馆住下之
后我突然想起现在不是有开锁公司吗,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当天晚上,电影频道佳片有约栏目播出的是《好莱坞重案
组》,我们从10点的介绍看起,一直看到第二天凌晨一点。然后各自呼呼入睡。
那一夜,我突然觉得,家的概念可能就是一把钥匙。茫茫都市,万家灯火,如果你的钥匙打不开任何一扇门,你又在哪
里去寻找自己的安乐窝。和儿子说起这种感受,儿子说就是,刚才我都感觉自己流落街头了。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