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指间沙

来了,就请喝杯茶。

 
 
 

日志

 
 

街亭 历史深处的一声叹息  

2007-05-11 20:5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陕甘两省之间的关山也叫做陇山,陇山以西的葫芦河过去也叫做陇水。在陇山陇水之间,有一座古城便叫做陇城。陇城地处天水市秦安县东北接近张家川的地方,自丝绸之路横贯东西之后,这里便是秦陇之间的咽喉要塞。1700多年之前的三国时期,这里因为街上有泉,泉上有亭,所以曾叫做街泉亭或者街亭。也是从那时侯起,一声沉重的叹息便从这里蔓延到了其后的整个中国历史。

今天的陇城更多的是一派平和、安定的景象。小河从村子旁边流过,庄稼在地里生长,街头三三两两的居民或者摆一个小摊,或者就聚在一起闲谝。1700多年的时间似乎已将历史的血迹冲刷得了无踪影。可是当杨泰老人拿出一件件收集于古战场的青铜兵器时,那远去的喊杀声、哀号声似乎又在我们的耳边变得清晰了起来。

从《三国志》上看,这应该是公元228年的秋天,诸葛亮为了实现“北定中原,兴复汉室”的愿望,派赵云、邓芝率蜀军从秦岭斜谷道直取眉县,扬言进攻关中,进行佯攻。而他自己则率主力部队声东击西,攻其不备。首出祁山接连攻克天水、南安及安定陇右三郡。紧接着,诸葛亮坐镇天水,选部将马谡据守街亭,以图保障进入关中的通道。魏明帝曹睿知道情况后,也亲自镇守长安,派司马懿、张郃率大军奔赴街亭。当时的这场恶战首先就是在蜀将马谡和魏将张颌之间将近五万人马中开始的,而他们厮杀的地方就在现在陇城之南的四平山。

街亭距诸葛亮的指挥部西县约300公里,此地地形是北有列柳城,后有略阳城,南北方向是险峻的山峰,一条长约8公里,宽约1.5公里的谷道就是关中通往陇右的咽喉,而在谷道旁边,有一座数百米的土山,就是马谡驻扎的“南山”。无论从地势和地形看,此地是适合防守的。 马谡率黄袭、李盛、王平、高详等人到达街亭后,高详一部去守列柳城作为侧翼,而马谡的主力并没有当道下寨,也就是据城而守。《三国志·王平传》记载:“谡舍水上山,举措烦扰,平连规谏谡,谡不能用”,无论马谡是出于何种考虑,“舍水上山”这个部署事后证明是严重失误。 张郃占据谷道后,“绝其汲道”,马谡军冲魏军不果,蜀军缺水严重,最终马谡主力大败,街亭失守。幸亏王平的一千人“鸣鼓自持”,张郃疑为伏兵,不敢追赶,才保住了马谡等人的性命。街亭失守后,驻守列柳城的高详也只有撤退,使魏军占据了关陇咽喉。因此,诸葛亮不得不立即退兵,三郡复失,第一次北伐失败。

街亭之战的后果尽人皆知,因为此后的舞台上到处上演着《失街亭》、《斩马谡》一类的段子。据说诸葛亮也因为没有遵守刘备关于“马谡此人言过其实不可大用”的临终遗言,当时也是自贬三级。对于许多怀揣着正统皇权思想的看客来说,街亭这个地方似乎也幻化成了失败、懊悔、扼腕叹息的代名词。尤其是当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将自己等同于诸葛亮这一角色时,这种懊悔、叹息就显得尤为沉重。如果说历史是一面镜子,那么今天当我们用另一种眼光去看待当时的那场战役时 ,我们又会得出怎样的结论呢?

首先,如果把街亭之战比作一出戏,那么这出戏的主角无疑应该是马谡。对于马谡而言,街亭无疑又是他最后的悲剧场。而马谡最后的悲剧却是缘于他无端膨胀的自负。马谡本来不是一个智商低下的人。诸葛亮平定南方时,就是听从了他攻心为上的建议,才将孟获七擒七纵。但在街亭一战中,他却被出风头的念头所蒙蔽,混淆了守与攻的界限,失却了全局观念。正因为这样,他才不顾别人的劝阻,执意舍水上山,最终导致了自己的身败名裂。马谡是不是想用另一种结果证明诸葛亮“当道下寨”的指令并非唯一正确的选择,我们已无从得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此时的马谡显然没有足够宽阔的胸怀,所以他的聪明也只能是小聪明,只能被聪明所误。

其次,如果说街亭是马谡的悲剧场,那么它也同样也是诸葛亮的伤心处。这是因为在刘备死后,占据西南的蜀国经过诸葛亮的苦心经营又达到了一个鼎盛时期。诸葛亮的第一次北伐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进行的。然而在关键时刻,他却犯了一个无法修正的错误,那就是让马谡去据守街亭。以至于一步走错,全盘皆失。后来有人在读到这段历史时曾经感叹,守卫街亭,派一个王平就够了。因为街亭需要的是一个有大局观念的人、一个能忠实执行主帅命令的人、一个能以守代战的人。诸葛亮五次北伐、六出祁山,但他最好的机会就这样因为马谡的刚愎自用、因为诸葛亮自己的用人失察而错过了。所以说,诸葛亮斩马谡时,与其说是为马谡挥泪还不如说是为自己挥泪。

一部《三国演义》上演了无数有关智谋的故事,其中诸葛亮更是成为了智慧的化身。但是失街亭、斩马谡的故事让我们看到,诸葛亮说到底也是一个人。这就像他派了关羽在华容道上拦截曹操一样。从另一方面说,这也许正是《三国演义》的动人之处。其实街亭的遗憾,实在只是因为我们站在蜀国的立场上看问题。如果换一个角度,比如说站在魏国的立场上,我们也许又要为马谡的失败而感到庆幸了。因为对于普通的百姓而言,这一战的成败也许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倒是诸葛亮兵败之后,将天水一带数以千计的老百姓带往成都的做法,更让人心生怜悯。上个世纪,天水曾出土过一块三国时候的石碑也就是曹真残碑,上面“屠蜀贼”之类的字样就很容易让我们想到这样的问题。

历史其实有着绝对的幽默,就像三国时魏、蜀、吴相互打得不可开交,最后一统天下的却是司马懿的子孙。魏将张颌虽然在街亭一战中立拔头筹,却也没有躲过木门道上的冷箭。天水一地,就这样让他经历了大喜,也经历了大悲。遗憾的只是,街亭一战,人们的视线过多地转向了失败的马谡,而取胜者张颌却被人忽略了。

唐朝诗人杜牧有一首诗叫《赤壁》,其中前两句写道,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今天当我们走近街亭古战场,走近古战场上这些锈迹斑斑的古代兵器,我们也依然能够感到铁器的冰冷与热血的沸腾,感受到历史的大开大合,甚至感受到某种无奈。只是在战争与和平期间,和平无疑是一种更高的境界。正因为这样,中国民间才有宁为太平犬,莫作离乱人的说法。如此说来,街亭古战场上这种平静、安详也就是一道最好的风景。至于历史深处那滚滚的硝烟,也最好让它随风而逝。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